暴戾行徑🎆

“这里柒秒,还请多指教!”

能遇见你真的太好了!可以的话叫我秒秒或者阿柒就好!
凹凸杂食党CP无雷\监狱兔\htf\海底小纵队\v家\松\UT\开宝\京剧猫

*口味稍微偏向all嘉。
*过激嘉吹会咬情敌。

\思想危险的理科废柴。
“我自少年慕磊落。”

-ZQL

雨夜

宝贝唳辛苦了。❤

这是下次画的条漫内容。
[笑]
[当然我画的很慢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完工]

唳利粒笠:

不知道这是啥,从大概六月份拖到现在
人设属于官方欧欧吸属于我
小学生文笔而且还手癌
一个糖,大概就是卡卡梦到从前?
最后感谢我家宝贝柒秒 @妄想炸裂✨🍫 !我终于肝完了!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背部重重地撞到树干上,树叶上的积水全都掉落下来,让本就厉害的暴风雨更加可怕。在这里的所有人都穿着雨衣,除了卡米尔。黑发被雨水浇湿,变成一绺一绺的,有些还粘在脸上,单薄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,啪嗒啪嗒往下滴水。卡米尔瑟瑟发抖,大概是因为寒冷。他想哭但是又不能哭,他的哭泣与求饶只能让这群皇子甚至还有仆人更加猖狂——他们只想欺负他,因为在他们眼里私生子不配出现在皇宫里。
       “野种!”“废物!”“你不配和我们住在一起!”“你不配出现在这个世界上!”
      他们一边说着,一边你一拳我一脚地殴打着卡米尔。接着他们注意到卡米尔脖子上的围巾——从他们“找乐子”开始到现在,卡米尔好像都在护着他脖子上的围巾,它好像很重要的样子。稍微大一些的那个孩子一把把围巾扯了过来,卡米尔伸手去抢,那个孩子却仗着自己比卡米尔更高把围巾揉成一团举过头顶。“哎呀,不知道我把这条布扔掉会怎样啊?你会不会生气呢?”他嘲讽着。其他人也围了过来,又把卡米尔摁回树干上。他清楚继续反抗的下场会是什么,他不得不暂时由着他们。
      最终还是一声哭喊让皇子们一愣。“把它还给我!”卡米尔颤着声音大喊到,而他反常的举动并没有让皇子们退开,回应他的又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       不知从哪里走来一个撑伞的人,他走得挺快,但又很稳。离皇子们不远的地方,他微笑着不轻不重地说到:“请你们离开我弟弟。”但怒意却无法抑制地溢出来,仿佛草原深处的雄狮发出的一声咆哮。他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,指关节因为用力而泛白。他似乎准备随时修理这群欺负他弟弟的人了。仿佛坏了他们的兴致,最大的那个孩子冷哼一声,不耐烦地将围巾扔到卡米尔身上,识趣地带着其他人离开了。
        卡米尔紧紧攥着围巾,低着头努力控制住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。雷狮给卡米尔披上自己的外套,接着站在他旁边给他撑着伞。湛蓝的眼睛湿漉漉的,卡米尔身上似乎暖和了些,他抬头看着自己的兄长:“三皇子殿下,您。。。”“我说了,叫我大哥就好了。”雷狮抬手将他湿透的刘海拨开,同时也打断了对方。将对方往伞下拉了拉,揽着瘦弱的弟弟离开紫罗兰的眼睛里装满了肯定。“走吧,来我房间里休息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 雷狮被几声呜咽吵醒,竟然发现躺在自己怀里的卡米尔哭了。夏天的暴雨依旧在窗外肆虐着。快下了一晚上了啊。。。雷狮想。卡米尔梦到了什么呢?他怎么会哭了?他似乎想起来五年前那个雨夜,于是叹了口气手臂紧了紧,将怀里的人更拉近自己,替卡米尔擦去眼泪,轻轻对他说:“卡米尔,记住我对你说的话,我爱你,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。我不会离开你,过去,现在,将来,都不会。”

评论

热度(36)

  1. 暴戾行徑🎆唳今天产粮了吗?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宝贝唳辛苦了。❤ 这是下次画的条漫内容。[笑][当然我画的很慢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完工]